深入剖析有关“呼喊派”的争议

2018年3月15日星期四

到底“呼喊派”是怎么回事?(五)

五、结
       1、李弟兄尽职一生,带领弟兄姊妹,在属灵的道路上一直往前,真理释放达到高峰,主恢复的荣耀也空前绝后,但建造的工程还没有完工李弟兄就离世了。今天我们看见的是,各路英豪尽显神通,工人们使尽浑身解数,形成工作割据。基督教里一片死寂,主工作的出路在哪里?我们实在为此心情沉重。特别是主的恢复在大陆,现今与以后的走向,更使我们深感忧虑!
       2、我们借着实行呼求主名,让弟兄姊妹灵里得着释放,摸着主亲切的同在,实际走向神旨意的目标——基督身体的建造。结果这个举动,切中了撒旦的要害。牠屡屡兴风作浪,煽动各种势力进行抵挡,甚至利用主恢复的家人作我们的仇敌。许多不明真相的人,本来就无心追求属灵的事,加上一听“呼喊派”是异端,是邪教,就更是不问青红皂白,远远躲避,哪里还有心探讨“呼喊派”的究竟?所以,那些没有根据而随便定罪者,都是受背后那恶者的利用,无形之中成了撒旦的工具,目的是要置神所爱者于死地。
       3、海外的各宗派,各团体都看中了大陆这块“肥肉”,他们肆意进行信仰侵略,肆意开采,破坏圣灵工作的生态环境。他们仗着所在国发达的物质条件,自居老大,带着目空一切的优越感,联合宗教势力,抵制圣灵的主流。他们由于在安逸舒适的条件里,没有经过十字架的切割,缺乏更深的属灵眼光,看不懂大陆工作的实情,因急于发展工作,就不择手段,接纳主所不接纳的,捆绑神不捆绑的而被神厌弃,没有主的同在,没有圣灵的说话,没有新鲜的供应。他们所虏来的群众灵里枯干,缺乏活力,多是踌躇观望,无所适从。
       4、今天,在大陆的局面是,真正爱主,要主的人,因着只讨主的喜悦,不肯逢迎讨好于人,而违背了许多人的宗教观念,得罪了传统的宗教人士,被定罪为这个“派”,那个“教”,动辄就冠以“邪教”、“异端”,进行排斥。那些对属灵的事没有看见、没有目标,大体的群众,照着天然的口味,随便跟从,随便联合,形成庞大的宗教势力,要与圣灵的举动抗衡。
    5摘李常受弟兄的一段话:
       我有负担,每年至少九个月留在一个地方,为要与长老们在一起,直接帮助建造那里的地方召会。…………六十六年过去了,我们还没有看见一个地方召会的模型,是全然照着我们从主所看见的建造起来的。倪弟兄没有时间作这事。我到目前为止,也没有时间作这事。…………我因着忙于训练圣徒,就没有机会照着我所教导并照着我从主所看见的,建造一个地方召会。…………召会的驾驶盘若在我手中,我驾驶的时候可能跟我所教导你的完全不同。我会照着召会当前的光景和情况驾驶,好把召会安全的带到目的地。
       到目前为止,照我的观察,许多带头的人仍是以“摸索的方式”建造地方召会。他们听到一些事,接受了一些教训,但他们实行的时候却不清楚该作什么,或者该如何作。这就是为何主若给我时间,我有负担要在某个地方投入地方召会直接的建造。我必须在主面前,看我是否该作这事,并且该在那里作。…………本我必须顺从我的主,祂差遣我,吩咐我,并给我这个托付,帮助祂的恢复,给我祂话语职事的这个负担,释放祂的话语。在我这样的年龄,我随时都可能到主那里去。所以,我在主面前非常关切我该如何用我的时间。我觉得我的时间头一个该用的地方,就是尽我所能的完成生命读经。
       主差遣我到美国的时候,我竭力帮助在洛杉矶的召会,但我首要的负担乃是释放真理,使召会得以繁殖并扩增。……倪弟兄所看见并所讲的,已印成书的只有这么少,召会怎能建造起来?这就是为何到了一九七四年,我有负担办正式的训练,为要照着已过十九世纪那些最好的教师拔尖的解经,把对新约正确的领会释放出来。我现在仍有同样的负担,要释放旧约的生命读经。
       我也有负担训练一些年轻的圣徒,不是盼望他们每一位都成为一生全时间服事主的人,但我们的确盼望我们中间许多年轻的大学毕业生,能花一、两年时间学习主的事,就是在主的话和生命的功课上有所学习。
 
    编后语:今天,神儿女们急切的需要,是来自基督生命的新鲜的供应。然而,那些负带领责任的人,给神孩子们所吃的食物,多是往日吗哪,不是新酿之蜜,不是新榨之油。他们满意于地位所带来的舒适,不愿继续置自己于十字架压榨之下,缺乏被神击打的痕迹,没有活水从“新伤”而出。他们作带领的凭靠是仰仗历史上的基督,他们所作的见证是从前取得的辉煌。跟从的群众因为无知,不懂所吃食物的真相,只有落得普遍软弱,无力行路往前。
    神的百姓漂流旷野日久,目标尚远。返程没有退路,往前腿又发酸。有心找回起初对主的爱心,却不愿再付当初的代价,无奈,只好拖着疲惫身躯漫无目的挣扎忙碌。带领者忍耐已尽,工作应付,聚会死沉,属灵的东西有名无实,只好在无神状态下维持一些活动。讲老道,走老路。话语多,供应少,方法多,圣灵少!
    在这条越来越窄的路上,完全靠主作不到,中途变节不甘心。许多带领者已被名利纠缠,偏离正路,但不愿承认爱了世界。只好折衷妥协,让真理在自己口中变通。既想讨神喜悦,物质享乐还不丢。重操埃及旧业,不再完全要主。讲道的师傅与听道的群众心照不宣心知肚明。讲道人投其所好,用好的道理诱人跟从,好维持现有地位。听道的人,高的标准够不上,低的道理不满足。所以只拣顺耳话听,既保持能听见好道,又不用付什么代价。站讲台者话里没有活水,召会不能洗净,百姓照样饥渴。他们满足于只要说了,就万事大吉。这样,既满足了爱讲道的先生,又打发住了只是来听听的群众。讲的人没有神的同在,不是所讲之事的见证,听的人没心走路,还想满足耳朵的欲望。久而久之,神的宝座没有了,神的国不见了。属天的行政得不着执行,撒旦不能捆绑,罪人不能释放。结果人与人彼此没有关系,没有实际建造。彼此还能一团和气与外表顺利…………
     在此情况下,深知一切之事的神,为保全约柜不致被掳,兴起向主绝对的信徒,在死寂中走出一条新路。他们顶着环境的逼迫,迎着各方的压力,旗帜鲜明的高举圣灵的主权,大胆实行包括呼求主名在内的所有真理。然而别有用心的人,因着名利受到威胁,大体的群众,也因顾惜肉体的舒适,认不清什么是圣灵的举动,就不谋而合,发起各种责难,要誓死“捍卫传统”,“捍卫真理”,“捍卫自己的利益” …………
    通过以上五篇信息,我们简要的阐明了“呼喊派”的来历,无意倾诉冤屈,更非发表情绪,只是受圣灵策动,忠实的告诉神的孩子们,属灵历史中盘根纠结的问题究竟在哪里。盼望有心者,能客观、公允的看待过去,清明适度看待将来,善待自己,以免人云亦云,陷入混乱,欺骗别人,徒自消耗自己!…………
Share:

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