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到底“呼喊派”是怎么回事?(五)

五、结
       1、李弟兄尽职一生,带领弟兄姊妹,在属灵的道路上一直往前,真理释放达到高峰,主恢复的荣耀也空前绝后,但建造的工程还没有完工李弟兄就离世了。今天我们看见的是,各路英豪尽显神通,工人们使尽浑身解数,形成工作割据。基督教里一片死寂,主工作的出路在哪里?我们实在为此心情沉重。特别是主的恢复在大陆,现今与以后的走向,更使我们深感忧虑!
       2、我们借着实行呼求主名,让弟兄姊妹灵里得着释放,摸着主亲切的同在,实际走向神旨意的目标——基督身体的建造。结果这个举动,切中了撒旦的要害。牠屡屡兴风作浪,煽动各种势力进行抵挡,甚至利用主恢复的家人作我们的仇敌。许多不明真相的人,本来就无心追求属灵的事,加上一听“呼喊派”是异端,是邪教,就更是不问青红皂白,远远躲避,哪里还有心探讨“呼喊派”的究竟?所以,那些没有根据而随便定罪者,都是受背后那恶者的利用,无形之中成了撒旦的工具,目的是要置神所爱者于死地。
       3、海外的各宗派,各团体都看中了大陆这块“肥肉”,他们肆意进行信仰侵略,肆意开采,破坏圣灵工作的生态环境。他们仗着所在国发达的物质条件,自居老大,带着目空一切的优越感,联合宗教势力,抵制圣灵的主流。他们由于在安逸舒适的条件里,没有经过十字架的切割,缺乏更深的属灵眼光,看不懂大陆工作的实情,因急于发展工作,就不择手段,接纳主所不接纳的,捆绑神不捆绑的而被神厌弃,没有主的同在,没有圣灵的说话,没有新鲜的供应。他们所虏来的群众灵里枯干,缺乏活力,多是踌躇观望,无所适从。
       4、今天,在大陆的局面是,真正爱主,要主的人,因着只讨主的喜悦,不肯逢迎讨好于人,而违背了许多人的宗教观念,得罪了传统的宗教人士,被定罪为这个“派”,那个“教”,动辄就冠以“邪教”、“异端”,进行排斥。那些对属灵的事没有看见、没有目标,大体的群众,照着天然的口味,随便跟从,随便联合,形成庞大的宗教势力,要与圣灵的举动抗衡。
    5摘李常受弟兄的一段话:
       我有负担,每年至少九个月留在一个地方,为要与长老们在一起,直接帮助建造那里的地方召会。…………六十六年过去了,我们还没有看见一个地方召会的模型,是全然照着我们从主所看见的建造起来的。倪弟兄没有时间作这事。我到目前为止,也没有时间作这事。…………我因着忙于训练圣徒,就没有机会照着我所教导并照着我从主所看见的,建造一个地方召会。…………召会的驾驶盘若在我手中,我驾驶的时候可能跟我所教导你的完全不同。我会照着召会当前的光景和情况驾驶,好把召会安全的带到目的地。
       到目前为止,照我的观察,许多带头的人仍是以“摸索的方式”建造地方召会。他们听到一些事,接受了一些教训,但他们实行的时候却不清楚该作什么,或者该如何作。这就是为何主若给我时间,我有负担要在某个地方投入地方召会直接的建造。我必须在主面前,看我是否该作这事,并且该在那里作。…………本我必须顺从我的主,祂差遣我,吩咐我,并给我这个托付,帮助祂的恢复,给我祂话语职事的这个负担,释放祂的话语。在我这样的年龄,我随时都可能到主那里去。所以,我在主面前非常关切我该如何用我的时间。我觉得我的时间头一个该用的地方,就是尽我所能的完成生命读经。
       主差遣我到美国的时候,我竭力帮助在洛杉矶的召会,但我首要的负担乃是释放真理,使召会得以繁殖并扩增。……倪弟兄所看见并所讲的,已印成书的只有这么少,召会怎能建造起来?这就是为何到了一九七四年,我有负担办正式的训练,为要照着已过十九世纪那些最好的教师拔尖的解经,把对新约正确的领会释放出来。我现在仍有同样的负担,要释放旧约的生命读经。
       我也有负担训练一些年轻的圣徒,不是盼望他们每一位都成为一生全时间服事主的人,但我们的确盼望我们中间许多年轻的大学毕业生,能花一、两年时间学习主的事,就是在主的话和生命的功课上有所学习。
 
    编后语:今天,神儿女们急切的需要,是来自基督生命的新鲜的供应。然而,那些负带领责任的人,给神孩子们所吃的食物,多是往日吗哪,不是新酿之蜜,不是新榨之油。他们满意于地位所带来的舒适,不愿继续置自己于十字架压榨之下,缺乏被神击打的痕迹,没有活水从“新伤”而出。他们作带领的凭靠是仰仗历史上的基督,他们所作的见证是从前取得的辉煌。跟从的群众因为无知,不懂所吃食物的真相,只有落得普遍软弱,无力行路往前。
    神的百姓漂流旷野日久,目标尚远。返程没有退路,往前腿又发酸。有心找回起初对主的爱心,却不愿再付当初的代价,无奈,只好拖着疲惫身躯漫无目的挣扎忙碌。带领者忍耐已尽,工作应付,聚会死沉,属灵的东西有名无实,只好在无神状态下维持一些活动。讲老道,走老路。话语多,供应少,方法多,圣灵少!
    在这条越来越窄的路上,完全靠主作不到,中途变节不甘心。许多带领者已被名利纠缠,偏离正路,但不愿承认爱了世界。只好折衷妥协,让真理在自己口中变通。既想讨神喜悦,物质享乐还不丢。重操埃及旧业,不再完全要主。讲道的师傅与听道的群众心照不宣心知肚明。讲道人投其所好,用好的道理诱人跟从,好维持现有地位。听道的人,高的标准够不上,低的道理不满足。所以只拣顺耳话听,既保持能听见好道,又不用付什么代价。站讲台者话里没有活水,召会不能洗净,百姓照样饥渴。他们满足于只要说了,就万事大吉。这样,既满足了爱讲道的先生,又打发住了只是来听听的群众。讲的人没有神的同在,不是所讲之事的见证,听的人没心走路,还想满足耳朵的欲望。久而久之,神的宝座没有了,神的国不见了。属天的行政得不着执行,撒旦不能捆绑,罪人不能释放。结果人与人彼此没有关系,没有实际建造。彼此还能一团和气与外表顺利…………
     在此情况下,深知一切之事的神,为保全约柜不致被掳,兴起向主绝对的信徒,在死寂中走出一条新路。他们顶着环境的逼迫,迎着各方的压力,旗帜鲜明的高举圣灵的主权,大胆实行包括呼求主名在内的所有真理。然而别有用心的人,因着名利受到威胁,大体的群众,也因顾惜肉体的舒适,认不清什么是圣灵的举动,就不谋而合,发起各种责难,要誓死“捍卫传统”,“捍卫真理”,“捍卫自己的利益” …………
    通过以上五篇信息,我们简要的阐明了“呼喊派”的来历,无意倾诉冤屈,更非发表情绪,只是受圣灵策动,忠实的告诉神的孩子们,属灵历史中盘根纠结的问题究竟在哪里。盼望有心者,能客观、公允的看待过去,清明适度看待将来,善待自己,以免人云亦云,陷入混乱,欺骗别人,徒自消耗自己!…………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真正的信徒--三个著名基督教组织的见证

辩护证实福音 地 方 召会 “ 真正的信徒 与基督身体里        同作肢体者 ” 三个著名基督教组织的见证: 汉克·汉尼葛夫 基督教研究院 格雷琴·巴莎迪诺 真道实践会 富勒神学院 目      录 序言……………………………………………………………3 前言 (汉克·汉尼葛夫,基督教研究院)…… ………………6 地方召会:一个纯正的基督教运动 (格雷琴-巴莎迪诺,真道实践会) …………………………8 富勒神学院声明………………………………………………19 格雷琴·巴莎迪诺 (Gretchen Passantino)拥有其所著文章“地方召会:一个纯正的基督教运动"之版权。经许可后复制于此。本书其余部分属于: DCP为辩护并证实倪柝声和李常受的新约职事及地方召会实 行的专项服事。 腓一 7:我为你们众人有这样的想法,原是应当的,因为你 们有我在你们心里,无论我在捆锁之中,或在辩护、证实福音的时候,你们众人都与我同享恩典。 序    言       多年来,地方召会一直欢迎与那些愿意进行真诚、透 彻的研究,以求明白吾人信仰和实行的学者进行对话。在过去五年中,我们有幸能与许多这样的研究者和学者有相互的对话和基督徒的交通。本书内容体现了在消除对地方召会和水流职事站教训与实行的误解上,并在提升对我们所承继之职事丰富的认知上,双方所取得的进展。水流职事站专责出版倪柝声和李常受的著作 (参见 WWW.lsm. org 和WWW. ministrybooks . org )。          本书包含三个领头基督教组织的文章:基督教研究院(Christian Research Institute,CRI)、真道实践会(Answersin Action,AIA)和富勒神学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          在七十年代,基督教研究院出版了批评地方召会的文 字,出版物广为流传,并普遍被认定为事实。那些出版物随后成为其他基督教卫道士和写作者所倚重的资料来源,继续发表相同或类似的结论。由于当时各方皆是满怀热忱,误解也自然而然愈发深重。那时,绝不妥协的态度 (尤其 是年轻人 )产生的是

到底“呼喊派”是怎么回事?(一)

( 一 )  “呼喊派”,这个名字,是政府在1983年打击基督徒实行呼求主名所取的。政府判定每个案子,总要找出判罪的根据。在那次全国统一严打时,对基督教里呼求主耶稣之名那种行为,定名为“呼喊派”。以后,时过境迁,知情人越来越少,这一个在圣经真理中求告主名的宗教问题,竟渐渐被政治、被宗教,甚至被全世界默认为异端。从此,呼求主名的人,与其它真正的邪教同受打击的历史也就开始了。 我们惊叹:历史竟如此雷同。从前,耶稣受死时被列在罪犯之中,与罪人同钉。今天,呼求耶稣之名的人,也被列在异端当中,与邪教同受处置。除灭基督,是政治宗教联合作的,逼迫基督徒,仍是政治宗教联合作的。平常的时候,宗教尽力要显出自己与政治无关,但抵挡神旨意的时候,宗教总是与政治不谋而合,配合出奇的默契。 我们不反对宗教,我们更不反对政治,我们不是任何组织,也不是什么“呼喊派”。我们乃是因为落在神的手里,无法不照着圣经的教训,把主的话应验在地上的一班基督徒。我们之所以无法俯就宗教,讨好政治,乃是因为我们无法放弃圣经的教训。假若一个恶名,单是人所起的名堂,我们就会淡然视之,不足介意。我们不愿无故的得罪任何人,但当人的意思与神的命令发生冲突时,我们只有无可选择的站在神这一边。因为那只杀身体的,没有连身体与灵魂都能灭在地狱里的更可怕。所以当人与神,不能兼顾的时候,我们会毫不犹豫的拣选顺从神。得罪人,是我们所不愿意的,但为了落得名声体面一些,需要牺牲神的真理,也是我们一贯不作的。因此,我们虽不想得罪人,但我们也并不害怕得罪人。只是,我们要努力作到不承担得罪的责任,好使我们随时能向神向人良心坦然。假若仍旧在凡事上只讨人的喜悦,我们就不是耶稣基督的奴仆了! 今天,我们本着对真理负责,对属灵历史的看重,对神儿女们生命关爱的态度,把“呼喊派”的真情稍作揭示,为停止一些不明真相者,继续卷入无端定罪的行列,免得遭受神将来的审判。 公平、公义,是神宝座的根基;准确、无误,也应该成为人判定事情的存心。无论属天的权柄,还是属地的行政,假若对一件事情的定性不准,或者定案与神不同,怎么能让万有信服呢?难道神会叫万有都服在一个总是发生错误者的脚下么? 不管人信与不信,圣经说,当官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神既让人代祂执政,祂怎会容忍代表祂的人,所作的与祂不合呢? 何幸,今日仍是宽容的时候。我们奉劝,在创世以来被命定的智慧之子,趁着恩典的余日,赶

建站初衷

本站负担 近年来随着基督徒人数的增加和网络时代的资讯快捷,在网络上不免会发现诸多有关信仰的论题,有关基督徒道路的争议,对基督徒实在是一个搅扰,分不清正确的道路,也不清楚哪些是异端,那些是正路。特别是有关“呼喊派”“李常受”等诸如此类的论题更是众说纷纭... 本站乃是站在客观的立场上针对有关“呼喊派”的争论,从信仰,真理,历史等方面来深入的来探讨有关“呼喊派”的争议;到底什么是“呼喊派”,这个名称是怎么由来的,李常受和“呼喊派”什么关系,到底“呼喊派”是异端、邪教还是正端?本站会层层揭开! 本站在积极方面阐明真理,陈明正当的信仰,陈列正确的基督徒道路。 虽然本站采用域名为 huhanpai.org ,只是为了突出本站探讨项目的专一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