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剖析有关“呼喊派”的争议

2018年3月16日星期五

格雷琴·巴莎迪诺见证 前言


前   言
我十分高兴能为雷琴·巴莎迪诺(Gretchen Pas-santino)santino)对一个基督徒运动所作的绝佳评论,附加前言。格雷琴是我们的主和救主耶稣基督睿智而谦卑之仆人的典范,也代表着新一类的卫道者:志在将人引向那全能者,而不是将人引向他们的论点。
地方召会是个典型的例子。格雷琴和她丈夫鲍伯在七十年代中期针对地方召会运动作过初期的评估。由于在此份文件中所列举的原因,那次评估并不完整,因而有所欠缺。不幸的是,该份报告竟在全球成为许多对倪柝声和李常受著作批评的论据。的确,这也成了我接任基督教研究院院长时,所承继之使命声明的背景。       
了                 身为基督教研究院院长和“圣经解答人”
                   广播节目主持人,我个人也被要求提出我
                    对地方召会及其出版发行机构水流职事
                    站之争议的看法。为此,我展开了一项主
                    要的研究计划,其中包括对其出版刊物的
                    研究,以及与召会和水流职事站相关项目
                    和人员的交流。我邀请格雷琴——她一直
以来都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同事——和基督教研究学刊总编辑艾列特·米勒(Elliot Miller)一同参与此项计划。研究虽尚在进行,但以下结论已确信无疑:
     首先,从神学观点来看,地方召会不是邪教。在这层意义上,邪教可定义为一个自称是基督教,却损害、混淆、违背基本基督教教义的伪基督教组织。虽然我个人在次要问题(如大灾难的时间和千年国的意义)上,仍与此运动抱持完全不同的看法,但在界定圣经正统信仰的基要项目上,我与地方召会是站在一起的。比如说,关于三一神,我们对此实际是合一的,就是只有一位神,这一位神却启示在三个永远有分别的身位里。即使我们对某些经文的解释有所出人,此真理却是无可辩驳。值得注意的是,经过长时间与地方召会成员的交流接触,我能见证他们里面对真道的准确性有着高度的兴趣,而这乃是当今福音派大多数人所缺少的。
此外,从社会学角度来看,地方召会也不是邪教。在这层意义上,邪教是一种宗教或半宗教派别,其追随者在他们生活几乎每一方面皆受到强势领导的控制。投入此教之人的特征,乃是他们对其首领和团体的偏执效忠。他们共同受到身体上和/或心理上威吓,而受鼓动。万分不幸的,地方召会竟被无情地与社会学上的邪教归为一类,让人联想到那些最惨无人道的行为。可悲的是,在全球某些区域,这样的标签被用来逼迫并囚禁地方召会的成员。       
最后,地方召会是新约基督教一个真实
的彰显。不仅如此,作为一个经受逼迫的苦
痛锤炼的团体,地方召会对西方基督教可以
有许多贡献。言至于此,我立刻想到三件事:
第一,他们申言的实行——并非指预言未来,
而是指林前十四章所说的劝勉、启发、鼓励、
教育、装备并解释圣经。借此操练,他们中间的众成员借着神的话而共同参与敬拜。第二,他们祷读的实行(在查经之外)——一面接受圣经的话,一面在祷告中与神有效地交通,将此二者满有意义地结合在一起。第三,他们对伟大托付(太二八19)的热忱。若说早期的基督教会有一样标志性的特征,那必是他们散播爱、和平、喜乐的热情,惟有耶稣基督能将这样的爱、和平、喜乐赐与人心。随着我们逐渐陷入这个“秘教主义"(esotericism)时代,社会各阶层的真实信徒都更应当仿效这样的热情。当我在遥远如英国伦敦、韩国首尔、中国南京等地方,与来自地方召会在基督里的弟兄姊妹交通分享时,我亲身见证了这样的热情。
     总结来说,地方召会与许多不同背景的基督徒一样,都致力追求正确的教训(正统信仰)和正确的实行(正统实行)。因此,他们在古训中往前:“基要的事上合一,次要的事上自由,所有的事上有爱。”虽然在另一面,我们无疑地将会继续就着次要问题有所辩论,但我绝不怀疑,在永世里我们要一同在对基督的认识上长大;祂拯救我们,是独凭信心,独借恩典,独因基督。
汉克·汉尼葛夫
基督教研究院院长
                                                           二0 0年九月
Share:

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