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格雷琴·巴莎迪诺见证 前言


前   言
我十分高兴能为雷琴·巴莎迪诺(Gretchen Pas-santino)santino)对一个基督徒运动所作的绝佳评论,附加前言。格雷琴是我们的主和救主耶稣基督睿智而谦卑之仆人的典范,也代表着新一类的卫道者:志在将人引向那全能者,而不是将人引向他们的论点。
地方召会是个典型的例子。格雷琴和她丈夫鲍伯在七十年代中期针对地方召会运动作过初期的评估。由于在此份文件中所列举的原因,那次评估并不完整,因而有所欠缺。不幸的是,该份报告竟在全球成为许多对倪柝声和李常受著作批评的论据。的确,这也成了我接任基督教研究院院长时,所承继之使命声明的背景。       
了                 身为基督教研究院院长和“圣经解答人”
                   广播节目主持人,我个人也被要求提出我
                    对地方召会及其出版发行机构水流职事
                    站之争议的看法。为此,我展开了一项主
                    要的研究计划,其中包括对其出版刊物的
                    研究,以及与召会和水流职事站相关项目
                    和人员的交流。我邀请格雷琴——她一直
以来都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同事——和基督教研究学刊总编辑艾列特·米勒(Elliot Miller)一同参与此项计划。研究虽尚在进行,但以下结论已确信无疑:
     首先,从神学观点来看,地方召会不是邪教。在这层意义上,邪教可定义为一个自称是基督教,却损害、混淆、违背基本基督教教义的伪基督教组织。虽然我个人在次要问题(如大灾难的时间和千年国的意义)上,仍与此运动抱持完全不同的看法,但在界定圣经正统信仰的基要项目上,我与地方召会是站在一起的。比如说,关于三一神,我们对此实际是合一的,就是只有一位神,这一位神却启示在三个永远有分别的身位里。即使我们对某些经文的解释有所出人,此真理却是无可辩驳。值得注意的是,经过长时间与地方召会成员的交流接触,我能见证他们里面对真道的准确性有着高度的兴趣,而这乃是当今福音派大多数人所缺少的。
此外,从社会学角度来看,地方召会也不是邪教。在这层意义上,邪教是一种宗教或半宗教派别,其追随者在他们生活几乎每一方面皆受到强势领导的控制。投入此教之人的特征,乃是他们对其首领和团体的偏执效忠。他们共同受到身体上和/或心理上威吓,而受鼓动。万分不幸的,地方召会竟被无情地与社会学上的邪教归为一类,让人联想到那些最惨无人道的行为。可悲的是,在全球某些区域,这样的标签被用来逼迫并囚禁地方召会的成员。       
最后,地方召会是新约基督教一个真实
的彰显。不仅如此,作为一个经受逼迫的苦
痛锤炼的团体,地方召会对西方基督教可以
有许多贡献。言至于此,我立刻想到三件事:
第一,他们申言的实行——并非指预言未来,
而是指林前十四章所说的劝勉、启发、鼓励、
教育、装备并解释圣经。借此操练,他们中间的众成员借着神的话而共同参与敬拜。第二,他们祷读的实行(在查经之外)——一面接受圣经的话,一面在祷告中与神有效地交通,将此二者满有意义地结合在一起。第三,他们对伟大托付(太二八19)的热忱。若说早期的基督教会有一样标志性的特征,那必是他们散播爱、和平、喜乐的热情,惟有耶稣基督能将这样的爱、和平、喜乐赐与人心。随着我们逐渐陷入这个“秘教主义"(esotericism)时代,社会各阶层的真实信徒都更应当仿效这样的热情。当我在遥远如英国伦敦、韩国首尔、中国南京等地方,与来自地方召会在基督里的弟兄姊妹交通分享时,我亲身见证了这样的热情。
     总结来说,地方召会与许多不同背景的基督徒一样,都致力追求正确的教训(正统信仰)和正确的实行(正统实行)。因此,他们在古训中往前:“基要的事上合一,次要的事上自由,所有的事上有爱。”虽然在另一面,我们无疑地将会继续就着次要问题有所辩论,但我绝不怀疑,在永世里我们要一同在对基督的认识上长大;祂拯救我们,是独凭信心,独借恩典,独因基督。
汉克·汉尼葛夫
基督教研究院院长
                                                           二0 0年九月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真正的信徒--三个著名基督教组织的见证

辩护证实福音 地 方 召会 “ 真正的信徒 与基督身体里        同作肢体者 ” 三个著名基督教组织的见证: 汉克·汉尼葛夫 基督教研究院 格雷琴·巴莎迪诺 真道实践会 富勒神学院 目      录 序言……………………………………………………………3 前言 (汉克·汉尼葛夫,基督教研究院)…… ………………6 地方召会:一个纯正的基督教运动 (格雷琴-巴莎迪诺,真道实践会) …………………………8 富勒神学院声明………………………………………………19 格雷琴·巴莎迪诺 (Gretchen Passantino)拥有其所著文章“地方召会:一个纯正的基督教运动"之版权。经许可后复制于此。本书其余部分属于: DCP为辩护并证实倪柝声和李常受的新约职事及地方召会实 行的专项服事。 腓一 7:我为你们众人有这样的想法,原是应当的,因为你 们有我在你们心里,无论我在捆锁之中,或在辩护、证实福音的时候,你们众人都与我同享恩典。 序    言       多年来,地方召会一直欢迎与那些愿意进行真诚、透 彻的研究,以求明白吾人信仰和实行的学者进行对话。在过去五年中,我们有幸能与许多这样的研究者和学者有相互的对话和基督徒的交通。本书内容体现了在消除对地方召会和水流职事站教训与实行的误解上,并在提升对我们所承继之职事丰富的认知上,双方所取得的进展。水流职事站专责出版倪柝声和李常受的著作 (参见 WWW.lsm. org 和WWW. ministrybooks . org )。          本书包含三个领头基督教组织的文章:基督教研究院(Christian Research Institute,CRI)、真道实践会(Answersin Action,AIA)和富勒神学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          在七十年代,基督教研究院出版了批评地方召会的文 字,出版物广为流传,并普遍被认定为事实。那些出版物随后成为其他基督教卫道士和写作者所倚重的资料来源,继续发表相同或类似的结论。由于当时各方皆是满怀热忱,误解也自然而然愈发深重。那时,绝不妥协的态度 (尤其 是年轻人 )产生的是

到底“呼喊派”是怎么回事?(一)

( 一 )  “呼喊派”,这个名字,是政府在1983年打击基督徒实行呼求主名所取的。政府判定每个案子,总要找出判罪的根据。在那次全国统一严打时,对基督教里呼求主耶稣之名那种行为,定名为“呼喊派”。以后,时过境迁,知情人越来越少,这一个在圣经真理中求告主名的宗教问题,竟渐渐被政治、被宗教,甚至被全世界默认为异端。从此,呼求主名的人,与其它真正的邪教同受打击的历史也就开始了。 我们惊叹:历史竟如此雷同。从前,耶稣受死时被列在罪犯之中,与罪人同钉。今天,呼求耶稣之名的人,也被列在异端当中,与邪教同受处置。除灭基督,是政治宗教联合作的,逼迫基督徒,仍是政治宗教联合作的。平常的时候,宗教尽力要显出自己与政治无关,但抵挡神旨意的时候,宗教总是与政治不谋而合,配合出奇的默契。 我们不反对宗教,我们更不反对政治,我们不是任何组织,也不是什么“呼喊派”。我们乃是因为落在神的手里,无法不照着圣经的教训,把主的话应验在地上的一班基督徒。我们之所以无法俯就宗教,讨好政治,乃是因为我们无法放弃圣经的教训。假若一个恶名,单是人所起的名堂,我们就会淡然视之,不足介意。我们不愿无故的得罪任何人,但当人的意思与神的命令发生冲突时,我们只有无可选择的站在神这一边。因为那只杀身体的,没有连身体与灵魂都能灭在地狱里的更可怕。所以当人与神,不能兼顾的时候,我们会毫不犹豫的拣选顺从神。得罪人,是我们所不愿意的,但为了落得名声体面一些,需要牺牲神的真理,也是我们一贯不作的。因此,我们虽不想得罪人,但我们也并不害怕得罪人。只是,我们要努力作到不承担得罪的责任,好使我们随时能向神向人良心坦然。假若仍旧在凡事上只讨人的喜悦,我们就不是耶稣基督的奴仆了! 今天,我们本着对真理负责,对属灵历史的看重,对神儿女们生命关爱的态度,把“呼喊派”的真情稍作揭示,为停止一些不明真相者,继续卷入无端定罪的行列,免得遭受神将来的审判。 公平、公义,是神宝座的根基;准确、无误,也应该成为人判定事情的存心。无论属天的权柄,还是属地的行政,假若对一件事情的定性不准,或者定案与神不同,怎么能让万有信服呢?难道神会叫万有都服在一个总是发生错误者的脚下么? 不管人信与不信,圣经说,当官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神既让人代祂执政,祂怎会容忍代表祂的人,所作的与祂不合呢? 何幸,今日仍是宽容的时候。我们奉劝,在创世以来被命定的智慧之子,趁着恩典的余日,赶

建站初衷

本站负担 近年来随着基督徒人数的增加和网络时代的资讯快捷,在网络上不免会发现诸多有关信仰的论题,有关基督徒道路的争议,对基督徒实在是一个搅扰,分不清正确的道路,也不清楚哪些是异端,那些是正路。特别是有关“呼喊派”“李常受”等诸如此类的论题更是众说纷纭... 本站乃是站在客观的立场上针对有关“呼喊派”的争论,从信仰,真理,历史等方面来深入的来探讨有关“呼喊派”的争议;到底什么是“呼喊派”,这个名称是怎么由来的,李常受和“呼喊派”什么关系,到底“呼喊派”是异端、邪教还是正端?本站会层层揭开! 本站在积极方面阐明真理,陈明正当的信仰,陈列正确的基督徒道路。 虽然本站采用域名为 huhanpai.org ,只是为了突出本站探讨项目的专一性。